360:要不要拉聶家一把

影視先鋒 360 作者龍升云霄 全文字數 3209字

趙國康毫無疑問,肯定是保守派的人。 他雖然算不上派系大將,起碼也是中堅分子,墻頭草可不敢來趟這灘渾水。 他的所作所為,八成是上面授意的,想讓他改變主意恐怕很難。 至于是不是他想的那樣,探探趙國康的底就知道。 “耀哥! 看到林耀走出來,茶壺從副駕駛上下來,幫他打開了后車門。 林耀不發一言,坐上去吩咐道:“去海淀區街道辦! 趙國康不是普通人,燕京也不是港島,查他的底林耀自己做不到,他得請人幫忙。 沒有人比聶明宇更合適了。 聶明宇表面上是海淀區街道辦的治安委員,實際上他是燕京聶家的三代嫡系子弟。 他身為聶家人,想查趙國康的陣營太簡單了,隨便找人問問就行,保不準他自己都知道。 正好,聶明宇今天有事求他,他再求回來也不會顯得突然。 “你好,請問聶明宇在嗎?” 來到海淀區街道辦,林耀找看門的老大爺問道。 老大爺打量林耀兩眼,不答反問:“你是誰呀,找聶明宇做什么?” “我姓林,是聶明宇的朋友,找他有點事!绷忠卮鹬。 老大爺開口道:“他出去了,走了有兩個小時了,一直沒回來! 林耀聽到這里,心中暗想道:“聶明宇跑哪去了,從銀行門口下車后沒回街道辦?” 和別人不同,聶明宇在街道辦上班就是應付家里的老爺子,街道辦主任根本不敢管他。 問一問,老爺子也不知道聶明宇的去向,只說他東西還在辦公室內,晚上肯定得回來。 人找不到,缺了他又不行,只能等了。 林耀叫茶壺買了份報紙,坐在車內等聶明宇回來。 這一等就等到下午五點多。 眼看街道辦都快要下班了,聶明宇才渾身是汗的回來。 “明宇!” 林耀推開車門走下來,他是來求人的,不可能大爺一樣不下車。 “你這渾身是汗的干嘛去了,也沒打個車?” 林耀走上前去,把茶壺買的礦泉水遞了上去。 聶明宇戴著墨鏡,接過礦泉水咕咚咚喝了幾口,長出了一口氣:“以前在部隊的時候,每天都要跑十幾公里,退役了,這習慣也沒落下,一天不跑就渾身難受! 腳下的皮鞋滿是灰塵,穿皮鞋跑步的高手還真是第一次見。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什么一天不跑渾身難受,沒錢打出租還差不多。 “不說我了,你怎么來了?” 聶明宇一邊說著,再次喝起了礦泉水,一口氣喝光了一整瓶。 他哪是沒錢打出租,連買瓶礦泉水的錢都沒有。 這事說起來還得怪林耀。 要不是林耀送了他一塊勞力士,他哪能假裝不經意的讓朋友們看見,又在大家的慫恿下勉為其難的請客。 好家伙,十幾個人吃他。 沒吃過飯一樣,光是紅燒肉就點了五碗,一頓飯吃了他十幾塊。 他一個月工資才幾個錢啊,再不緊衣縮食,后半個月就該要飯去了。 “我還真有事求你! 林耀換成正色,開口道:“建行的趙國康你認識嗎?” “趙國康!” 聶明宇想了想這個名字,點頭道:“聽說過一點! 林耀目光一亮,追問道:“他是誰的人?” “在這說?” 聶明宇看了看周圍,眼看就到下班的點了,街道辦人來人往可不少人。 這要是被有心人看到,影響會很不好。 “瞧我,這都五點多了,咱們找個環境好的地方邊吃邊聊! 林耀指了指停在路邊的汽車,邀請道:“地方你選! “等著...” 聶明宇頭也不回的往街道辦走去。 “干嘛去?” “拿東西!” 聶明宇還是那么酷,在這個顏值社會中,人長得帥了果然干啥都帥。 幾名下班的小女生見了,一個個雙眼放光,這要是放到后世八成得上去要唯信。 “走吧...” 幾分鐘后,聶明宇提個手提包走了出來。 拉開車門,坐在了林耀身邊。
林耀正要招呼司機開車,沒想到里面沖出來個人,大聲道:“明宇,你自行車今晚不騎回去了?” 聶明宇嘴角抽搐,冷聲道:“不騎! “那正好,我自行車被我媳婦騎走了,你要是不騎自行車回去,不如先借給我騎吧,明天我再給你騎回來! 聶明宇張了張嘴,自行車是他老婆,那是能外借的東西嗎? 但是看了看坐在旁邊的林耀,聶明宇又把想說的話咽了回去,淡然道:“好! 啥最重要,面子啊。 林耀是坐車來的,開車都有專門司機,自己騎自行車上班已經夠難看了。 還舍不得外借,那得多丟面子。 不知道的人看了還以為他舍不得自行車呢。 “這距你家也不遠,騎自行車頂多十幾分鐘,每天騎車上下班挺好! 察覺到聶明宇的尷尬,林耀趕緊給他找個臺階下。 聶明宇多驕傲的一個人,處處永爭第一,林耀清楚他輸給誰也不想輸給自己,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咱們去哪吃?” 林耀對八十年代的老燕京不熟,于是將選擇權交給了聶明宇。 聶明宇掃了他一眼,不動聲色的說道:“老莫!” 老莫是燕京人的簡稱,全稱是:莫斯科西餐廳。 它始建于1954年,早期服務對象主要為蘇聯援華專家,駐華官員和赴俄留學歸來的知識分子。 老莫之所以出名,是因為這里的消費水平很高。 一頓飯吃個幾十塊錢那是簡簡單單的事,大吃一頓,沒有幾百塊根本擋不住。 從老莫建成開始,這座位于燕京展覽館建筑群西側的西餐廳,就成了尊貴和時尚的代名詞。 哪怕到了八十年代,這種光環也沒有褪色。 能來這吃飯的最低也是處級主官,或者更高級別官員的子女。 普通人想都不敢想,在這個商業行為鳳毛麟角的時代,一頓飯吃幾十塊錢,在普通工人家庭看來跟瘋了差不多。 聶明宇有心宰他一頓,林耀卻并不在意。 在他看來帶聶明宇去老莫吃頓飯,就跟后世請朋友喝碗豆漿一樣。 聶明宇要是喜歡,一天請他吃三頓都行。 羊排,三文魚,面包,鵝肝,魚子醬,牛肉清湯。 點了一大桌子,等聶明宇吃的高興,吃的開心了,林耀繼續上個話題:“趙國康是誰的人?” “上面的人! 聶明宇吃著羊排,含糊不清的說道。 “具體點呢?” 林耀知道趙國康是上面的人,因為這是廢話,上面沒人你能當建行老總? 聶明宇看了林耀一眼,又看了看周圍的人,回答道:“趙國康是個會經營的人,我之所以聽說過他,是因為他沒坐上這個位置之前想投靠我們聶家。 這事被我大伯否決了,然后他又抱上了別的大腿,這才升到了這個位置上! 林耀一聽就來了興趣:“誰的大腿?” 聶明宇緩緩吐出四個字:“資陽居士!” “趙老!” 林耀吐出口氣,他知道趙國康上面有人,只是沒想到這么大。 聶明宇口中的這個人,地位可不比聶家老爺子低。 更有甚者,眼下不是戰爭年代,軍人要為文人讓步,趙老高居中樞指點天下,后來居上,排名還要在聶老爺子之前。 難辦了! 聽到這個名字,林耀就知道事情難辦了。 趙國康既然是這位的人,等閑手段恐怕無法讓他改變心意。 想讓他放款,得下重注才行。 咦! 林耀目光一亮,看著眼前的聶明宇,心里有了別樣想法。 在他的記憶中,聶家是中立派,一直沒有下場博弈。 所以弄到最后,聶家有些不上不下,很尷尬,這也是聶明宇出事之后,各路人馬紛紛落井下石的根本所在。 林耀尋思著,自己目前和聶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是不是借著這個機會拉聶家一把? 不用別的,只是釋放一些信號就好。 聶明宇作為聶家三代中的嫡系成員,他的所作所為不只是他一個人的事。 這樣一想,很有操作空間啊。
隱藏
二分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