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 救星在外

作者瘋橘子 全文字數 3222字

如果單純要御空飛起,斯蠻拓當然要比斯奇強了太多,只是他現在卻決不能夠離開地面。 前方的敵人雖然被暫時逼退,可那也只是暫時的,敵人如果發狠不管不顧的沖上來,終究還是要由斯蠻拓守在這里。 他就像是這支隊伍中的定海神針,只要有他在這里,整個隊伍就不會亂,對方就沒有機會沖亂大草原武者的隊伍。 不過斯蠻拓馬上就想到,這種時候由斯奇上去查看情況,倒是最為合適的選擇。一來斯奇身體輕盈,自己將其拋出去已經能夠飛出一段,再加上斯奇本就擅長身法武技,如此自然能夠達到需要的高度。 兩父女間配合默契,將斯奇拋出之后,斯蠻拓就立刻警覺的掃視周圍,防止敵人趁機發動突襲,他同時也要防止對方向斯奇發動攻擊。 斯奇借力而起,緊接著又施展身法武技繼續拔高,視線所及的范圍也在不斷的擴大。她最先看到的是無數的尸傀,以及尸傀當中如同鶴立雞群般,數量同樣驚人的幽狼獸。 看到還有這么多敵人堵在前方時,斯奇的心中更多的是一種絕望。他雖然知道父親的強大,卻也明白他們真的很難突圍而出,同時他也能夠理解,父親為何要狠心發動暴氣解體。 隨著斯奇的身體不斷上升,她也在盡力的望向遠方,即便視線中所見已經漸漸的沒有那么清晰,她仍然在努力的去觀察每一個細節。 她想要知道那突然出現的云團、旋風到底是什么,她期盼著能夠看到希望,就好像黑暗中一點微光閃過,人們會真心期盼,那不是自己的一時錯覺。 其實,剛剛騰身而起后,斯奇便看到了一片淡藍色的水。只是那水若非還有漣漪蕩漾其中,她可能會將之當成是一塊鏡面,因為它太薄了,甚至還有明顯的反光。 直到斯奇看到了三道身影出現在視線當中,只看一眼就能判斷出,他們絕不是尸傀,更不是傀靈門弟子。 尤其是當斯奇的目光,落在其中一名身穿白色大氅的青年身上后,他整個人都微微一僵。甚至沒有看清對方的容貌,她便已經認出了對方。 她還記得彼此第一次見面,是因為葉林帝國的一次旋塔試煉。自己當時離開部落到處流浪,后因身上錢花光,護送一支小商隊才來到的葉林,當時的她從未將同齡人放在眼中。 可就是眼前這個人,當時還不過是青澀少年,卻在公平的決斗中擊敗了自己。自己最引以為傲的身法,以及最擅長的近身戰斗,在那少年身上沒有討到半分便宜。 從那個時候開始,這叫左風的少年,就在自己心中占有了一個特殊的位置。之后在欒城重遇,自己當時說的是要交換他手中的“忘憂醉”,可是斯奇心中清楚,那本煉器基礎到底有多么重要,可是偏偏就鬼使神差的贈給了對方。 當兩人再一次相見,他已經不是當初旋塔上的青澀少年,而是玄武帝國賽選藥子大會上的焦點,他那個時候已經成為玄武帝都更大世家,爭相拉攏的目標。 當時的斯奇就在玄武帝都,可是她沒有去找左風,說不出什么原因,她就是不想看到對方。 也許是因為帝都內,關于他與素顏和段月瑤的那些曖昧謠言,也許是關于他冒險將遙家大小姐遙秋兒,,護送回家族的經歷。又或者隨著他獲得藥子頭銜,成為玄武帝國舉足輕重的人物,讓斯奇感覺到兩人間產生了距離, 總之,斯奇同大伯離開玄武帝都前,不斷默默搜集左風的一切消息,卻就是不肯與其見上一面。 讓她沒有想到,兩人再一次相見會在這里,會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她在認出對方的一瞬間,幾乎下意識的就想要大喊。 她想要提醒對方快跑,這里很危險,可是對方既然出現在這里,又怎么會不知道這里的危險。而且就算自己用盡全力呼喊,這么遠的距離,還有幽狼獸的咆哮此起彼伏,對方根本聽不到。 斯奇的身體很快就來到,她所能達到的最高點,下方的陷空之力,已經越來越沉重。終于斯奇在巨大的壓力拉扯下,朝著下方降落而去。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她看見了那云團、旋風和一洼水的做用?梢舱驗橐姷搅,所以她忍不住懷疑自己的眼睛是否出了問題。 在斯奇被拋起來之前,恰好是一道旋風沖下來的時候。而當她來到空中,又再一次向下落去的時候,正好是另外一道旋風開始移動,并且向著下方掃去的時候,所以斯奇等于看到了旋風在空中走行的整個過程。 只是斯奇最初并未在意,那旋風從“水洼”邊緣經過,帶走了一團淡藍色的水滴,也沒有太過在意,旋風從那白色的“云團”中穿過,讓那旋風之中,亮起了無數銀色的光點。
真正引起斯奇注意的是,那旋風斜斜向下直接掃過冰川通道的一幕,恐怕這一幕她永生都不會忘記。 不僅僅因為那是出自左風之手,不僅僅因為那是在絕望中,突然出現的一個希望,更重要的是因為那強大的幽狼獸和尸傀,在旋風中所遭到的破壞。 那一洼水是由琥珀凝聚,那云團是由寒冰所控制,但是這些幾乎都被斯奇給忽略了去。因為他注意到的是左風,她看到的是左風在全力控制著那旋風,她看到的是那一股旋風沖下來后,造成了多么驚人的破壞。 因為有了剎那間的失神,斯奇在落下的時候,甚至都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失去重心,完全是側著身體跌落下來。 這冰川表面堅硬異常,如果真的是砸落在冰面,加上她受到陷空之力的影響,這一撞必然會傷的非常嚴重。 好在許多人都在注意她,所以當斯奇跌落下來的時候,斯蠻拓已經伸出那巨大的手掌,輕輕的將女兒給托住了。 這么一會兒時間,尸傀和幽狼獸已經重新組織好,向斯蠻拓等人再次發動了強猛的攻勢。而且這一次的攻擊,比起之前來還要強猛的多,甚至斯蠻拓都有了一種近乎窒息般的感覺。 可就在這個時候,斯奇的聲音驟然傳來,那聲音雖然不大,卻是每一個字都仿佛深入到人們的心里。 “我們有救啦,有人在外面幫我們破開封鎖! 所有大草原的武者,齊齊露出了震驚之色,他們并沒有表現出喜悅,因為它們無法相信,無法相信斯奇說的這番話。 可是他們也能夠感覺到,斯奇似乎并不是在安慰眾人,因為斯奇顯得十分激動,那種狀態裝是裝不出來的。眾人雖然心中充滿了不解,可是卻也能夠大致猜到,斯奇這樣做的目的。 此時已經重新投入戰斗的斯蠻拓,狂笑了一聲,道:“乖女兒,你爹我既然答應了你,就一定不會再施展暴氣解體了。既然沖不出去,那就索性跟這幫孫子拼了,大不了咱們一家人黃泉路上還可作伴! 斯蠻拓的話充滿霸氣,明明陷入危局的眾多大草原武者,一個個臉上都浮現出一抹病態的紅潤,眼中更是充滿了一種狂熱的戰意。 在坤玄大陸上,戰力最強的毋庸置疑是古荒之地,其他幾方帝國水平相差不多?墒窃诶ば箨懮蠎鸲窌r最為兇悍的,大家首先想到的便是大草原,即便面對以寡敵眾的時候,他們往往也會選擇死戰不退,直到全部戰死為止。 這與草原人的環境和性格有關,在坤玄大陸各方勢力中,大草原生存的環境最是惡劣,而大草原一直以來各部落紛爭不斷,相互征伐直到近些年才稍有好轉,戰爭的確是培養戰士的最好環境。 本來斯奇一臉興奮和歡喜,想要與族人和斯蠻拓分享她得到的消息,結果卻被人當成是為了安撫斯蠻拓,不讓他發動暴氣解體的謊言。 斯奇秀眉微蹙,隨即便鼓起胸膛,大聲厲吼道:“有人來救我們了,他們正從外面殺過來,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與他們匯合了! 這一次斯奇不僅僅是激動,更因為人們不相信她的話,讓其感到有些憤怒,所以說話時聲音都變了調。 如此特別的表現,讓眾人立刻都變得半信半疑,雖然他們相信斯奇會為了阻止父親發動暴氣解體,故意說出謊話?墒窃谒剐U拓,已經明確表示會跟著大家一直戰斗到最后,她為什么還要堅持說會有人來救大家。 戰斗中的斯蠻拓,抽空轉頭凝望了一眼斯奇,慎重的問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我們草原人絕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所以你不要在這個時候隨便給大家希望! 聽了父親所言,斯奇沒有片刻猶豫,大聲的答道:“我半點都沒有欺騙大家,有一位朋友在外面。我不知道他使用的是什么手段,可我的確親眼看到他擊殺了許多的尸傀和幽狼獸! 略微一頓,斯奇又繼續道:“剛剛我讓你看天空的旋風,那旋風便是他的手段,我們這些人真的有救了!” 一旁的斯塔克沖上來,拉住妹妹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他們有能力殺進來?” “從剛剛那攻擊來看,他們絕對有能力殺進來的,相信我!”斯奇有些焦急的反握住各個的手。 “既然是這樣,兄弟們改變隊形,防線向內收縮!”斯蠻拓舉起手中破天叉,大聲命令道。
隱藏
二分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