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重大危機

六渡之逆斬蒼穹 680 作者楊志遠 全文字數 4040字

在見到橫亙在面前的無邊無際的雷云之后,剛剛從怪風中脫身出來的仌劍傭兵團的所有人都是心情格外沉重。 只是做為眾人的首領,梁仌卻是不能眼見眾人意志低糜,連忙豪爽的一笑道:“呵呵,此地乃是寶藏的中央地帶,上古雷王必然會布下重重禁制,這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老大說的對,所謂造化險中求,今天就讓咱們領教一下上古雷王倒底留下了什么后手吧!” “不錯,大不了就是爛命一條而已。老子還就不信了,齊心協力之下還有什么能難得住咱們!”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有一得必有一失,既然想要得到雷王的寶藏與傳承,不冒點風險又怎么可能!” …… 在梁仌的提點之下,眾人也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之前的退縮之意也是徹底的拋到了腦后,打算真正的拼上一把了。 “走吧,去試一試這片雷雨到底有什么特殊之處!”梁仌見眾人已然不再顧忌,當即趁熱打鐵的道。 眾人聞言齊齊點頭,相繼跟在梁仌身后按照有序的方位大步的走向了前方的那片滾滾的黑云之中。 “咔——” 好似感應到了有人進入,一道銀亮的粗大霹靂突兀的劃開了壓頂的鉛云,而后筆直的降落了下來,看那方向竟然正是剛剛進入雷云籠罩范圍的楊宇等人! “哼,來的好!” 眼見那雷光徑直的落了下來,身在陣法最前方的梁仌不由目中精芒一閃,一道比之那雷光更為粗大上不少的金芒已然是被其揚手甩了出去。 “轟!” 金芒迅疾無比,只是一瞬間便是迎上了那立劈而下的粗大雷光,旋即兩者便是爆發出了最為激烈的碰撞之力,竟是將那籠罩在半空中的鉛云都是沖擊的劇烈涌動,猶如翻江蹈海一般。 而與翻滾的云海相比,梁仌等人受到的沖擊卻是更大,六個人都是身不由己的倒飛出了數十丈開外,若非是他們借助著陣法將眾人的法力都融為一體的話,只怕就算是擁有著孕物境修為的梁仌也都是會受到不小的傷害吧! “沖!” 雖然對于這道雷電的威力相當的吃驚,但是事到如今他們已是沒有了退路。因此,眾人只是才一落地,便是猛的一踏地面如出鏜的炮彈般再次沖了回去。 而就是這片刻的時間,受到劇烈沖擊的鉛云中所蘊含著的無邊水氣也是受到了牽引,化做了數之不盡的雨滴傾瀉而下,好似將整個世界都變成了一片浩瀚的海洋一般。 只是同一般海洋大為不同的是,這些如珠串般砸落下來的雨珠中都是蘊含著某種特殊的力量,不僅將眾人激發出的防御罩擊打的噼啪作響、震顫不已,更是在向下滑落之時吸收并帶走了其上一絲力量,使得眾人法力消耗劇烈、苦不堪言。 除了雨水不斷的消耗之外,更加令得眾人頭疼的是夾雜在雨水中不斷劈落下來的雷電。 這些雷電無不蘊含著強大的攻擊力,隱藏在如同幕布一般的雨水之中對他們進行著多角度、不間斷的轟擊。 這種轟擊強橫無匹,每一次都會消耗眾人不少的法力來進行對抗,與雨水雙雙配合之下更是給眾人帶來了至命的壓力,若非是依靠著陣法合力的話,恐怕就算是他們之中修為最高的梁仌也是無法堅持太久。 “加快速度,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通過這片雨云,否則就算是不被天雷給劈死,也會被這雨水給耗死!”很快的眾人便是看出了這雷雨的恐怖之處,立刻將前沖的速度加到了極至。 只是人力有時而窮,他們的速度越快,所耗費的法力也就越大,若是無法盡快的穿過這片雷水籠罩范圍的話,那他們的下場可就要悲催之極了。 其實在這之間他們也曾試圖如之前穿越風沙區域那般遁地而行,只不過令他們失望的是在經過了雨水長期的浸泡之后,這里的土地雖然如泥漿一般但卻是極為的粘稠。既便是以他們的強橫修為,最多也只能下潛丈許,且還只能以緩慢到極點的速度前進,實在是一件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無法御劍,也無法遁地,那剩下的也只有頂著雷電與暴雨一步步的前行了。雖然這樣慢了一點,更是會承受不小的磨難,但卻也是當下最為有效的辦法了。 眾人硬著頭皮這一走便是整整三日的時間,而經過如此長時間的與天雷對抗,既便是他們幾人法力不俗卻也是相當的疲倦。 尤其是做為先天火靈圣體的楊宇在這種屬性壓制之下更是消耗極大,若非是有其余幾人刻意的幫助與大量恢復型丹藥的補充,只怕他還真的難以堅持到現在了。 “這他娘的破雨到底要下有什么時候,這可都走了三天了,卻連這片雷云的邊都沒有看到,若是再這樣下去老子非他奶奶的瘋掉不可!”林亭抬手打出一股強烈的勁氣徑直的擊潰了一道粗大的雷電后不由大罵了起來。 “我說老六,你就別抱怨了,還是省著點力氣對付天雷吧!”顧家豹沒好氣的懟了林亭一句。 楊宇聽著二人的對話心中亦是暗自著急,但一時之間卻也是沒有太好的主意,也只得暫時保持沉默。 可正在此時他的心頭卻是猛的一陣悸動,一種莫名的危機感突然降臨,令得他如古井一般的心緒產生了一絲波瀾。 與此同時,隊伍最前方的梁仌似也是有所感應,竟是猛的停下的前進的腳步,并轉頭對眾人做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眾人見狀立刻警覺了起來,快速的收斂了自身的氣息,并悄無聲息的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圈子將梁仌守護在了當中。 沒有理會眾人的動作,身在其中的梁仌竟是緩緩的閉上了眼晴,凝神感應起來。 不知是否巧合,在此一刻始終都困擾著他們的天雷,似乎也想看看他們究竟想要搞什么明堂,竟是沒有繼續降臨而下,而是在空中慢慢的積蓄著力量。 在此一刻天地似乎被人按下了暫停鍵,畫面竟是定格在了那里,令人有種詭異莫名的感覺。 楊宇沒有說話,但心中卻是一凜,暗贊孕物境強者的靈覺果然并非是他們這些人可以比擬的。 如此足足用去了百息的時間,梁仌終于是睜開了眼晴,但面色卻是變得凝重無比。眾人見狀皆是不由心頭一緊,紛紛向其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后邊有人追上來了,根據氣息感應人數恐怕不在少數。更為恐怖的是我還在其中感應到了一個極為強大的存在,不知到底是個什么怪物!”梁仌簡單明了的說出了感應到的情況。 “強大的存在,那又是什么東西?不會是那三家的老怪物們親自來了吧?”顧家豹擰著眉頭道。 “不太可能吧?那幾個老家伙可都是有上百年沒有出關了吧,難道會真的來到這里?”林亭顯然也是明白顧家豹指的是誰,但卻并不贊同后者的說法。 “不是他們!绷簛暼粲兴,沉吟片刻后卻是否定了顧家豹的判斷,“在我的感應之中,那股氣息雖然極為的恐怖,但卻相當的呆板。由此可見,絕對不會是那幾位親身降臨!” “不是那幾位老怪物,那又會是誰呢?難道會是之前那條火龍?”尚宮名插口道。 “不是,這股氣息雖然同樣是強橫無匹,但與火龍卻是迥然不同,應該并非出自一人才對呀!”梁仌接著搖頭。 見眾人都是猜測不出來人是誰,楊宇也是心情沉重。上一次能夠在火龍手底下逃生就已是僥天之幸,這次若是再碰上這種級數的高手,他可不相信僅憑他們幾人就能對付的了。 “梁大哥,在當今的情況來看,無論來者是誰恐怕都是與咱們是敵非友吧?”楊宇淡然問道。 梁仌等人聞言皆是一怔,旋即便都是明白了楊宇的目的,不由皆是老臉一紅的暗叫慚愧。 在眼下這種情況之下,無論后方趕來的強者屬于哪個陣營,都不會將自己等人視做朋友,最大的可能便是以絕對的實力碾壓或是誅殺。 而對面此等九死一生的巨大危險,他們卻還在這里傻乎乎的猜測對方身份,這又與坐以待斃有什么區別呢? 在想通了其中關鍵之后,梁仌等人皆是背心一陣發涼,由此再回想起之前面對火龍時的無力感不由都是臉色大變。 “對方行進的速度要比咱們快上不少,且方向又是正對著咱們,若是不出意外的話最多一炷香的時間便會追上咱們!绷簛曕嵵氐拈_口道。 “那若是咱們現在避讓的話,會有避過的可能么?”眾人之中祝浩南的年紀最大,為人更是沉穩老道,當即便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以對方的行進線路來看,應該是早就發現了咱們的存在,能夠躲避的機會應該不大。 但事到如今硬碰肯定是沒有機會,也只能是選擇試上一試了!”梁仌也是果斷之人,在明知沒有辦法的情況之下立刻便是下定了決心。 眾人聞言也是不敢怠慢,立刻由梁仌牽頭轉而向著左手邊斜插了下去,試圖以此避開后方之人的追蹤。 只是一刻鐘之后,他們的面色卻是越發的難看起來,因為時至此刻別說是孕物境的梁仌了,就算是星海境的他們全神貫注之下亦是能夠隱約的感應到后方傳來的那股強大的壓力了。 “果然還是追上來了,楊兄弟你帶領其他人先走,老哥我留下來抵擋一陣!”眼見對方越追越近,梁仌也是不由心中暗自叫苦。但身為眾人之首,他卻是別無選擇的站了出來。 “不可!”只是梁仌話一出口,卻是被其余眾人異口同聲的斷言拒絕。 面對眾人堅毅的目光,半晌之后梁仌終是軟了下來。不過眾人能有如此的表現,梁仌也是早就有所預料,當即不由輕嘆一聲道:“如此看來也只能是與他們拼個你死我活了!” “那倒也是未必!辈贿^就在所有人都是打算決一死戰之時,楊宇平靜的聲音卻是傳了出來,令得所有人都是不由為之一怔。 “什么,楊兄弟難道你還有脫身的辦法?”梁仌目中異彩閃動,他實在是沒有想到都到了這步田地了,楊宇還能給予他們一個希望。 “辦法的確是有一個,不過能否成功卻只是在兩可之間!泵鎸χ簛暤热嘶鹨粯訜崆械哪抗,楊宇卻是神色淡然,好似并未將即將到來的巨大危險放在心上。 “如今形勢危機,賢弟若有良策盡管用來,總比坐以待斃要好上太多吧!”梁仌灑脫的一笑道。 楊宇見梁仌連問也未問便同意了自己的想法,他也是心中暗自稱贊,旋即又將目光在其余幾人面上掃過一圈,見眾人都是沒有異議后方才一拍腰間儲物袋,取出了一把土黃色的竹傘,并將之撐了開來。 “既然大家都沒有什么意見,那就請進入我這玄靈空間之內暫避一時吧!”
隱藏
二分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