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太他娘的靈了

大明不可能這么富 410 作者肉貓小四 全文字數 2508字

沒錯這就是一張年輕的臉。 這張臉有多年輕? 面白無須,但卻不是太監。 宋公子看到了這張臉身體微不可查的打了一個哆嗦,然后就覺得身體被那幾個護衛給拉起來丟了出去。 “嘭!” 一聲沉悶的響聲,宋公子被人給扔在了地上,這么一扔他只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被震壞了,有一種好像吐血的感覺。 但是他沒有什么想要鬧事的心思,還是因為那張臉。 這張年輕的臉他認識,不但認識他還牢牢的把這張臉給記在了心里。 怎么會是他,為什么會是他! “他是何人為何在此?難倒不知道我不能見人嗎!”來人低聲厲色的對著護衛說道。 “他是西寧侯之子,一個紈绔公子哥,只是看中了這里院子與我們產生了爭執,您無需擔心!弊o衛小聲的回道。 “西寧侯之子?就是那個京城有名的敗家子?”來人點點頭這個西寧侯之子的名聲連他都是清楚的,一個大大的紈绔子弟,除了逗貓遛狗玩女人就什么都不會了,整個的一個廢物。 如此他也就不擔心什么了,一個廢物點心還有什么好值得自己擔心的呢。 宋公子拉著他的幾個同伴灰溜溜的就這么離去了,然后上了一處翠紅樓的最高處的包房內。 一來到包房內,宋公子便拿起一壺水給自己到了一杯,然后一飲而盡給自己壓一壓驚。 今日玩的實在是太刺激了,從小到大他就沒覺得死亡距離自己那么近啊,還有那個人給自己的震撼也正是刺激比玩九重天都刺激啊。 “馬千戶,小爺這演技可是走了心了,要不是小爺在場你們還真別想聽見這個消息! “當時小爺的脖子距離刀就那么點了,就那么點啦!“宋公子還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伸出大拇指和二拇指捏在了一起,表現自己當時距離刀有多近距離,情況有多么的危急。 不由得馬順心里一陣鄙夷,那么近刀都已經把你們脖子給劃開了,吹也要有個限度吧,你以為你鐵圍脖功力大成了呢! “小侯爺請放心,下官回去一定向上面說明小侯爺的功勞之大,今日任務之險惡!瘪R順滿臉堆笑的回道。 不由得他心里卻對陛下的高瞻遠矚欽佩不已,把京城四大名樓設立為觀察重點,而且還讓特殊行動司吸納了一批紈绔子弟,還要是那種最廢物最紈绔最敗家的那種。 當時他馬順還不明白把這些人吸入他的特殊行動司有什么用,這些人一個個的脾氣大卻沒什么本事,除了把特殊行動司給搞得烏煙瘴氣的還有什么用? 但是今日一看卻明白了陛下的用意啊。 果然還是陛下圣明! 馬順在心里沖著皇宮一個抱拳。 今日他就看到了真正的用處,若是換成了自己的人靠近了這個小院子,那么等待的絕對是一刀砍殺了,不但如此而且還會打草驚蛇,驚動里面的人。 但是把這些紈绔子弟給派去可就不一樣了,他們的名聲大啊,大到了什么程度,那可真是京城之內家喻戶曉啊,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玩意,誰能想到他們會是錦衣衛的探子呢?畢竟錦衣衛也不能收了這些廢物疙瘩不是。 他們靠近小院并且發生爭執那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甚至他們不去爭不去鬧才是不正常的好嘛。
而且鑒于他們特殊的身份,又會讓那些人忌憚從而保護了他們安全,這樣既能辦成普通甚至精英探子都難以完成的任務,又能不引起對方懷疑。 “小侯爺查探到來人是誰了嗎?”馬順面容帶笑的問道。 聽聞馬順問起里面的人是誰,宋小侯爺突然的打了一個冷顫,因為那張面孔實在是太唬人了,宋小侯爺有點想哭,因為他覺得自己已經被卷入了一場天大的陰謀事件中。 這股漩渦一旦開始爆發出來,那么有可能他們西寧侯府都會被吞噬殆盡。 宋小侯爺雖然不混官場,但是耳聞目染也知道凡是跟皇家沾邊的都是你死我亡的大事。 只是現在他已經上了船了,那么想要下船除非大船平穩靠岸,要么就是一個驚濤駭浪把大船打翻,順便把他也給淹死。 如此他只能堅定不移的緊緊地依靠在當今陛下這艘大船上,并且為之保駕護航。 從宋小侯爺嘴里蹦出了一個名字,馬順也是面色十分的凝重,他真的沒想到會是這位出現,這位的意義可是非同一般。 他怎么會和洛思恭混在了一起? 難不成有什么大陰謀? 馬順倒也沒懷疑宋小侯爺說的是謊話,因為沒有必要,他也不敢亂說, 他也不敢怠慢舉起了手里的望遠鏡就朝著下面看去。 若是此時能在那個屋子里面放一個錄音神獸就好了,馬順在心里暗暗的可惜,可惜這錄音神獸實在是太過稀少了,這里又不是什么特別地方所以沒有放置,真是可惜啊。 進入了房間來人便露出了自己的真面貌,他除去了自己身上的黑袍直面前方的洛思恭。 見洛思恭頭發簡單的盤起弄成發髻,發髻上插著一根黑色的發簪,上嘴唇留著濃密的胡子修剪的整整齊齊。 “下官參見信王殿下,殿下千歲!鄙泶┌咨\袍的洛思恭對著來人便是恭恭敬敬的一抱拳行禮。 “洛大都督,你這可是辦得好事!”信王朱由檢一進來便對洛思恭氣勢洶洶的問罪,好像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似的。 “殿下恕罪,下官也在想辦法,不知道信王殿下召下官前來可有要事?”洛思恭對著信王鞠著身子拱手,保持這恭謹的態度。 信王氣呼呼的走上去一屁股坐在主位上,眼神有些敵視的看著洛思恭。 實在不是他不想不敵視啊,而是信王真的覺得這個洛思恭不會是皇兄派來的奸細吧。 為什么信王會有這么個想法,因為實在是太巧了啊,自己剛得到德豐錢莊的份額,剛見到了那個德豐錢莊的大掌柜的,然后剛收到了第一筆銀子。 原本這都是應該高興的事情,可是緊接著便遇到了這種事情啊。 銀子還沒焐熱呢,結果德豐錢莊就被查辦了,連那位大掌柜都被錦衣衛給抓了起來。 你說信王能不緊張嗎,他只不過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心思都還沒有沉穩下來,而且最近還接二連三的受到各種打擊啊。 本來皇位就十拿九穩了,結果老天爺一個哆嗦又沒了,要知道當時已經有官員開始請他登臨大寶了,辛虧自己沒答應,不然可不就得被皇兄給記恨上了。 想想當初最真誠請自己登基的那位,可不就全家被滿門抄斬了嗎,太嚇人了啊。
隱藏
二分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