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入場就是震驚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649 作者旅心僧 全文字數 4507字

第649章入場就是震驚 “又來人啦,今年不知為何,小老二的生意額外好,或許沾了圣粹大選的光吧,以后的日子能好混一些嘍! 老者翻了翻眼皮,用垂垂老矣的形態,只在陸寒身上一掃,就轉身向里面蹣跚走去,邊走邊絮絮叨叨,并且開始哼起不知名小曲。 巷道里的分叉,就是細化到了各個小家小戶,寬窄程度自然不容樂觀,只有干凈整潔讓人舒暢些,青石板一直鋪到盡頭,材料還算屬于上乘。 “我本來要去萬華苑的,不知這里能否讓我省卻許多時間呢?” 陸寒才沒心情揭破老者的極佳掩飾手段,一個接頭的就如此強悍,密藏交換會的主人,不知該有何等恐怖,而能參加的修士,又將達到何等規模。 但是他對里面可能出現的東西更無法預料,若真的超乎尋常,或許可以免去萬華苑之行,并且現在問的每句話,都是率先提前了解內部詳情,盡量掌握先機和主動權。 “萬華苑?呵呵,有句話叫貨通八方,道友明白了吧?” 老頭沒直接回答,而且只用簡短一句話掠過,陸寒卻滿意的點點頭,就算存在隱晦的競爭,此人也不極力貶低誰。只是話中之意,就算萬華苑有許多東西也是來自此處,或者經常在這里尋找貨源,類似的話卻絕對不能明說。 很快就到了第四個紅磚拱門前,兩扇烏黑厚重的門上,各有個斗大的蒼勁字體,又和符文有些相像,一絲絲波動輕微閃爍,但蘊含的靈力十分不俗。 只見老者深處粗糙干枯的手,在門上反復摸了三下,門板上頓時出現淡淡漣漪,接著就是個老嫗的身影逐漸浮現,并且先向陸寒看來。 此人一伸黃衣,面料看似很陳舊,手中的煙斗長達兩尺,還冒著淡香的青煙,那雙眼睛微微發紫,修行功法似乎很特殊。 “沒問題吧?” “老虐婆,為啥你每次都是這句話,老夫何時出過紕漏,此人連本地修士都算不上,比起先來的那些牛鬼蛇神放心多了! 額? 有點意思,竟然當面這么直言不諱,揭穿自己大致來路,就比背后嘀咕人強不少,陸寒可是換了裝扮和氣息的,雖然過程有些潦草粗糙,但糊弄一般修士已經夠了。 “這里的規格有兩檔半,低檔的就是蒼元境界,高檔的向上推高一個層次,老婆子猜測你不會選擇前者! 老嫗虛影一閃,一扇門就嗡嗡向旁開啟,露出之容納個人進入的縫隙,里面光線驟然黯淡不少,然而當空清朗驕陽煜煜,不知被什么手段過濾了。 “當然,但也只能僅僅選擇后者嗎?” 里面院落很小巧,擺設和尋常人家盡數相同,除卻黯淡后視野受阻,三層高的小樓正門,已經在此刻緩緩打開,但里面沒有桌椅家具,反而在地面上有個大大的腳印,想金剛踩過一般明顯。 “小子別太過分,心大未必命大,命大未必胃口大,參加高檔交換就可滿足數十年所需,那半檔子非常人可以融入的! 似乎被陸寒驚訝到了,老嫗回頭重新審視他,目光不再如先前普通,有淺紫色幽芒在瞳孔深處一閃而逝,卻被陸寒精準捕捉。 “就是沒有類似的禁令了,既然來一趟頗為不易,豈能錯過與大乘期存在打招呼的機緣,或許我這里有他們想要的! 兩檔半的交換會,除卻蒼元境和上玄大尊,必然是此界的中堅力量,有些大乘期的少君級別存在,家底殷實卻為材料發愁,甚至也有資質出奇者,在煉丹上頗有造詣,這就更為配方抓破腦袋。 “別說老身未警告你,那些存在都威名赫赫,就算進去前都會遮掩真實身份,但你一個區區上玄境,那點手段在他們面前,根本就是小丑作怪! 陸寒明顯感覺老嫗有點不高興了,那張臉冷下來直接掛滿寒霜,但接到一個儲物袋后,雖然還滿是不悅,卻已經快速陰轉晴天。 “怪不得如此膽肥,出手就是兩萬靈石,還是有些閱歷哈眼見的,或許你來自海外某個超級勢力,但強龍不壓地頭蛇,事事思慮周全方可保命! “高檔交換會費用五千靈石,那半檔的標準價一萬,剩下的五千就算是換老身幾句多余話,這里有‘假靈袍’一件,套上就可完全遮住自己的氣息,但對某些奇絕天賦秘術作用有限! 從老嫗手里接過來的,是一件玄青色抽紗軟衣,出手溫涼十分柔軟,從頭部向下一套,就好像和外界隔絕似的,連外形都變得模糊扭曲。 所探查到自己的氣息,已經若化為金丹境級別,臉上自動被貼上半透明的面具,這種不安因素太多的場合,基本都是類似配置,他已經見怪不怪。 客廳中央,凝實的大腳印足有三丈長五尺寬,還被顏色分為黑紅兩部分,陸寒被引到黑色一半,隨著老嫗掐訣念咒,周圍頓時天旋地轉,一陣模糊后又化為清晰,但已經不是院落小宅,甚至早不在百寶城內。 此刻的陸寒,已經身處小型石窟內,地點無從查知,一起出現的老嫗直接走向深處,不遠就有塊直徑丈許的三彩圓石,被淡淡光霞籠罩在內。 只見她在上面拍了兩下,略微間隔后急速緊拍三次,陸寒還站在原地掃視周圍環境,三彩圓石驀然裂開,里面露出不小的黑洞。 在幾聲交談狀的嘀咕后,老嫗立即沖陸寒招手,隨即閃身站在一旁,又頗有深意的說道。 “下面已經是別人伺候,里面不得施法斗毆,還有出來時盡量與其他人保持半刻鐘的間隔,并且半個月期間,不許離開百寶城周邊萬里內,否則我們對你的任何危險遭遇概不負責! “嘖嘖!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竟然激烈到如此恐怖地步了,多謝提醒!” 他微微一愣,就報之一笑跨步而入,站在內部向后看,入口竟然消失不見,前方只是普通的青石臺階,并有個中年美婦正含笑等待。 陸寒已經明白大概,這里是臨時開辟的一次***場所,三彩圓石才屬于關鍵,至少是個不亞于天寶級別的存在,但仍舊無法進入他的法眼。
“希望前輩滿載而歸!” 那美婦穿著樸素,但掩飾不住深藏的玲瓏和嬌媚,眼光掃過陸寒時,一股若有若無的香氣已經彌漫小空間,讓人神情頓時清醒不少。 “很好!你得‘緞素醒神術’已經修煉到七成,這會為渡劫時抵御天外魔頭,憑空增添一分勝算,加油!” “……?!” 陸寒點點頭轉折向下,完全忽略美婦滿臉驚呆的神情,方才只是心血來潮而已,竟然就被這個家伙看清了她的修習功法,并且連修煉具體情形都一語點出,簡直匪夷所思。 連續轉了留個階梯,就像進入低下六層的深處時,才被一抹亮光吸引,現在終于到達寬廣大廳,只是無數屏風圍城扇形將里面遮住了。 而且石梯似乎還可以向下延伸,但那里被一個身影截住,氣息沉沉威壓不俗,此人是個身高丈許的糙漢。 “前輩,右側一路前行,就是您需要的高檔交換會舉辦地,這里僅僅提供……” 沿著粗糙石壁右行不久,一股縹緲清音傳來,有仙樂已經奏響,源頭是做了些許裝飾的廳堂,一根根粗大石柱把穹隆撐起,幾個女修身處不起眼角落,琵琶古箏嗡嗡交鳴。 八丈高的大廳內,已經人影憧憧布下數十個,都身穿著名為假靈袍的衣服,男女高矮盡數一致,當他跨入時,自己胸前才驀的亮起一組數字——四十九。 ‘嘖嘖!將盡五十人了,這是要多久才湊成如此龐大的交換會,莫非另三個城門口也有同樣的情形?’ 先來的修士,早已加入交易行列,唯獨前端盡頭,一個小型木臺上空蕩蕩的,好像和拍賣場的布置相似。 “道友莫要太貪,這塊‘綠螢石’縱然稀罕,也不該一塊就出價八百,莫非以為我不知它的來路,在你手里竟然出現十九塊之多,至少有三條人命進了黃泉! 一個沙啞之音率先被陸寒捕捉,和他交易的人,掌心中全部被蠶豆大小的橢圓石塊占據,縱然有光罩加持,明顯還有微涼之意傳出。 綠螢石,據他所知是打造某種防御靈寶的主要材料,但還需用幽冥地火將其煉化提純,程序繁瑣而且對精準度有很高要求,專門用來克制防范火屬性的攻擊。 “他看來還是不識貨,這綠螢石還有其他妙用,只要將一塊磨成細粉,每天渾身涂抹兩次,將對陰屬性功法大有裨益。更神奇的是,帶著一塊這東西去探索‘天南巫地’,就能避開無數巨蟲惡煞,不如都賣給老子吧! 正在這時,一個聲音很粗的大嗓門,瞬間改變交易中的僵持,那個買家生怕出現變數,閃電般扔出個儲物袋,同時將綠螢石盡數撈走。 “唉……老子這記性與越來越差,我似乎記錯了,那東西應該叫魔螢石,嘿嘿嘿!” “你好可惡!” 周圍在輕笑中,這筆買賣落下帷幕,此地絕對禁止爭斗,只能打嘴架泄憤,但高階修士已經不屑與此。 而且亂哄哄的氛圍,標志正式交換會還未開始,沒人知道要等多久,陸寒也不打算隨波逐流,畢竟再等七八天也不稀奇。 “我這里有三十五塊‘火云錦’,誰有興趣看一看?!” 嗡! 嘶——! 喧囂的大廳,在一個聲音響起時,驀然間離奇的陷入寂靜,緊接著就有無數修士倒吸冷氣,紛紛目瞪口呆的向這里望來。 “什么?火云錦?誰喊的?” “天吶!竟然真有火云錦出現,而且多達三十五塊,大家都不能搶! “莫非就是被稱為‘一片火霞卷天下’的那種赤紅錦帕,聽聞只有‘碧落莊’的艷陽火女才能打造,但是那里每百年才出一塊,這位道友莫非在胡說八道?” “臥擦,現在就準備出手真貨了嗎?” “快出價,我要四塊!” “我要九塊,每塊的價錢比碧落莊高出兩成,這次終于能煉成‘強陽寶典’無上秘功啦,嘿嘿嘿!” “信他才有鬼,爾等智商如此低下嗎?就算是艷陽火女的夫君,把碧落莊的寶庫撬開,也拿不出如此多火云錦! 某個聲音充滿深深質疑,幾十雙目光全部看向了陸寒,方才的確就是他所說,但現在他也為之愕然,自己一句話近引起如此大的滔天喧嘩。 碧落莊?艷陽火女? 轟! 大廳內驀然氣溫暴漲,只見陸寒片可無語后,揮揮手甩出一個四方形玉盒,都是九寸寬左右,高度卻有尺余。 僅僅露出個縫隙,就從里面射出一塊錦帕狀的赤紅布塊,上千度高溫立即席卷四周,近處那些身影,立即震驚的快速后退,但臉上滿是驚喜和狂熱。 布塊上云煙騰騰,但只在半尺高度翻卷,里面共有三簇寸高火焰滾滾燃燒,精純火屬性異常濃烈。 “哇——!還真的是火云錦啊,簡直活見鬼,這次不虛此行!” “那玉盒更不錯,全是奇寒材質打造的,能裝載火云錦的東西,本身就是奇絕寶貝,嘖嘖!” “碧落莊上次出貨,我可是就在現場,這的確那東西不假,但感覺有些粗糙,并且蘊含雜質偏多,和艷陽火女打造的差了兩成! “住嘴!還吹毛求疵,有這等奇絕靈材就知足吧,道友快出價錢,反正已經和你說好,我至少要帶走三塊的! “價高者得,誰見到他同意你了?況且咱就是不信,這位道友能拿出三十多塊,否則將震撼半個界面,碧落莊還不得氣炸肺,小心那火女吃了諸位! 噗噗噗……! 在眾人本就震驚的目光中,一塊塊火紅錦帕,接連從玉盒內閃動飛出,轉眼就在大廳內擺成七星連珠的造型,驚呼聲變為驚叫聲,驚叫又延伸成歡呼。 “請問,那位艷陽火女最近一次出貨,拍賣基準價是多少?” “額?這你都不知道?你不會是天上才掉下來的吧?笑死我了,哈哈哈!”
隱藏
二分彩怎么玩